• <span id='tfcy5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tfcy5'><strong id='tfcy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tfcy5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tfcy5'><em id='tfcy5'></em><td id='tfcy5'><div id='tfcy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fcy5'><big id='tfcy5'><big id='tfcy5'></big><legend id='tfcy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tfcy5'></ins>

          <dl id='tfcy5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tfcy5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tfcy5'><strong id='tfcy5'></strong><small id='tfcy5'></small><button id='tfcy5'></button><li id='tfcy5'><noscript id='tfcy5'><big id='tfcy5'></big><dt id='tfcy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fcy5'><table id='tfcy5'><blockquote id='tfcy5'><tbody id='tfcy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fcy5'></u><kbd id='tfcy5'><kbd id='tfcy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tfcy5'><div id='tfcy5'><ins id='tfcy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走失的白衣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情侣野战不堪入目视频_两性色午夜视频_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在线

             (一) 
              那個夏天,許白衣打瞭份工。每天下午頂著毒辣的太陽坐62路公車穿過大半個城市,去給一位老太太讀報。也許是天太熱的緣故,公車裡人並不多。許白衣總會看到一個穿著米黃色夾克、頭發亂蓬蓬的男子,老是捧著一本書在看,樣子很像織田裕二。 
              公車像是流動的膠片,白衣會很奇怪地把自己想象成電影《甜蜜蜜》裡的女主角,那麼男主角呢,她把眼睛瞟向對面的大男生。每次白衣上車的時候他就坐在車上,下車時他仍在車上。車開的時候,白衣轉身,看著那蓬亂的頭發和織田冷漠略帶邪氣的面孔一點點在視線裡消失。一切感覺都像是老電影。他的身上會有淡淡的煙草的味道吧!這樣想著想著白衣會不知不覺地臉紅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不知對面的織田也早把清水一樣的她看進瞭眼裡。 
              (二) 
              白衣是不會主動去爭取什麼的女孩子,如果不是那樣一個雨天,或許他們就這樣偶然地遇到,又很匆匆地各自奔向各自的生活瞭。但世上的事就是這麼奇怪,你成心等它,它總是忸怩著不來。你沒有提防,卻不經意撞個正著。 
              給奶奶讀報時,讀到一盆蟹爪蘭開瞭幾百朵花。奶奶說:我還沒見過這種花呢!說得很感慨的樣子。那天路過花市,正好有一盆含苞的蟹爪蘭,白衣就把它買瞭下來。 
              上公車時,下起瞭小雨。車子啟動,白衣一趔趄,就撞到瞭前面的女人。"長沒長眼睛!"白衣疼得直咧嘴,一個濃妝艷抹的四十歲左右的女人橫眉冷眼。她手裡提的蛋糕也被弄醜瞭外形,白衣手裡的花盆葉子連花苞也掉瞭好幾枝。白衣連忙道歉,四十多歲女人過生日總是心懷感傷的,碰巧出瞭一點狀況,當然是口不饒人的。"我賠給你錢吧?""錢能買來什麼呀?"白衣臉一陣紅一陣白地捧著那盆可憐的花尷尬地站在那裡。"大姐,前邊的站你下去等一等,那有個蛋糕房,蛋糕很不錯的!"是他,織田裕二。白衣感激地瞟瞭他一眼,他並不瞅她,隻說:"這種花很好養,你把掉的枝插上,一樣會活的。"大概鬧得沒瞭意思,女人不再吭聲瞭。 
              下一站,三個人下瞭車。織田拎瞭個比壞掉的大好些的蛋糕,女人拎著蛋糕嘟囔著走瞭。白衣說:"多虧瞭你瞭,不然……"要掏錢給他。他拎瞭拎那個弄花瞭臉的蛋糕:"不用賠瞭,這個歸我瞭!我請你吃蛋糕!"白衣不幹,他就板瞭臉:"你這人,真沒勁!"白衣便不再堅持。"總見你,叫什麼?""許白衣!"眼前的白衣編瞭長長的辮子,白色長裙,白色T恤,素淡得像一朵蘭花。 
              織田眼裡溢出笑來:"還真是名如其人!"白衣紅瞭臉,好在長長的發擋住瞭。"莊則,工大在讀研究生!每天都坐這路公車去教授傢出苦力!" 
              再坐上公車,兩個人便像是經歷瞭世事,已然是朋友瞭。莊則幫白衣去插那些弄掉的花,白衣翻他看的書,居然是潘向黎的散文集《純真年代》,她一直以為隻有女孩子才會喜歡這樣婉約到瞭極致的文字的。可眼前這個像極瞭織田裕二的男生居然也會看。"看過她的《我愛小丸子》嗎?"他搖頭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到站瞭,再轉身看車窗時,看到他浮在窗上的一張笑臉,清朗疏俊,突然很感謝那個過生日發脾氣的中年女人。 
              (三) 
              仍是每天穿過大半個城市去給老奶奶讀報,不過,更像是赴一個約會。每天白衣沒上車時,他身邊的座位都空著。白衣想那是他留給她的吧,那樣想想心裡就會有淡淡的椴樹花蜜的味道。她把那個刊有《我愛小丸子》的雜志找給他看,他就那樣在公車上翻瞭起來,看著看著就笑瞭起來:"像你嗎?"白衣就板瞭臉:"早知道你看書就不理我瞭,不該給你找書來瞭。"口氣中已然有瞭撒嬌的味道。他抬起頭,嘿嘿地笑瞭。和她清風明月地講校園裡的笑話。 
              "你叫白衣,原來是總穿白衣呀!"他說話時有些壞壞的。她抬起頭,也笑瞭。"其實我更喜歡穿紫衣。" 
              "那就成袁紫衣嘍。"白衣想說那你是胡斐嗎,終於這話沒問出口。
              (四) 
              那天白衣上車就看到一個短發女孩在挨著莊則坐,那女孩不時把手裡的一袋藍莓往莊則口裡塞,樣子很親昵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坐在公車的角落裡,心裡空空蕩蕩的。透過車窗她看到莊則在偷偷看她,她就把目光移到窗外。那個女孩不配莊則,她眼裡的靈光與莊則眼裡的寧靜不相配。白衣的心很疼。 
              有三四天,白衣病瞭沒去老奶奶傢。"許白衣,你哥來看你瞭!"白衣正在床上昏昏欲睡時,寢室的阿姨喊她。白衣從小到大就沒一個哥哥的。更何況傢在南方。 
              進來的是莊則。他很有些不好意思。"路過你的學校,就進來看看。你還挺好打聽的,一問人傢許白衣,就找到你瞭。" 
              莊則不知道白衣在她們學校是很出名的。她上大學前就出瞭本很有些名氣的小說。進學院後,還被請出來做過講座,是美女加才女的人物呢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自己亂頭亂腳地被他看到,一時有些尷尬。莊則坐下來問:"怎麼瞭?"白衣的鼻子居然就酸瞭。他拉瞭她的手,屋子裡的陽光暖暖的,有愛情的味道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想起那個短發的女孩,幽幽地說:"為什麼不等等我?" 
              莊則揉瞭揉她的頭發:"白衣,介意我們現在開始嗎?"白衣咬瞭唇,愛情來瞭,介意又能如何呢? 
              他與那個女孩的故事,白衣不再問,莊則也不說。誰又沒有過去呢?可是白衣還是會嫉妒,嫉妒她先認識瞭莊則。把這個說給莊則聽時,莊則就皺瞭眉,然後假裝一本正經地說:"下輩子我就在少林寺等女俠來找我下山!"白衣就笑著打過去。 
              兩人都是很淡的人,就是在愛情中也不是那樣轟轟烈烈的。往往是約瞭,然後找個咖啡屋或者是公園,坐瞭看書。莊則是學工的,但看的書很雜,很多。白衣說:沒想到你這麼愛看書。莊則就刮白衣的鼻子: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想討個當作傢的老婆,不多看幾本書怎麼行? 
              後來那個叫茹曉風的女孩來找過白衣,那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子。兩個人心平氣和地聊瞭好久,說的都是莊則。曉風說:輸給你,我沒什麼好遺憾的。不過我不會放棄。 
              (五) 
              莊則的傢住在離雪鄉不遠的城市。寒假,白衣跟瞭莊則去看雪。白衣從沒見過那樣鋪天蓋地的雪。踩著積雪走在鄉間,雪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出淡粉的光,路兩旁的白楊樹則像剪紙一樣拉出長長的影子,一縷縷炊煙、一盞盞晶瑩透亮的紅燈籠,還有戴著紅色滑雪帽,穿著紅色羽絨衣的許白衣,一切宛如童話世界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凍紅瞭臉,莊則就輕輕地捏她的鼻子,小心把鼻子凍掉嘍,沒鼻子的哈密赤我可不娶。白衣就耍賴,抱住莊則,把臉在他的衣上蹭來蹭去。 
              狗拉著雪橇從山坡上飛馳而下時,白衣緊緊地摟住莊則的腰。風呼嘯著從他們的身旁刮過,白衣聽見一個聲音在大聲地喊:"我愛你——"於是她就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夢中瞭。後來的許多日子白衣都在想:那天莊則是真的喊瞭,還是自己的幻覺呢?她沒問過他,但她寧願相信是喊瞭的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和莊則打賭,從一棵樹跑到另一棵樹,誰輸誰買糖葫蘆。比賽開始瞭,白衣傻乎乎地跑瞭好遠,停下喘氣時,發現隻有她一個人在跑,回頭看見莊則拿瞭一串快一米長的糖葫蘆走瞭過來。白衣跑回去接過糖葫蘆:怎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啊?莊則笑著說:傻丫頭,我早就輸給你瞭!輸瞭一輩子,隻用糖葫蘆請客,不是太便宜我瞭嗎? 
              白衣低頭,咬瞭一口那串巨型冰糖葫蘆,那甜一直進到心裡。 
              晚上,他們住到瞭一戶老夫婦傢裡。老夫婦看慣瞭城裡人的做派,也沒問什麼就讓他倆住進瞭小小的裡屋。白衣紅瞭臉。莊則說:你盡管睡好瞭,我幫你看著色狼。白衣和衣躺下,果然莊則就坐在炕沿邊上,不動。白衣扔過去一個枕頭,還真想坐一宿啊?睡吧。 
              莊則躺下,他們彼此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。窗外的月光映著雪照進屋裡來,一切都很美。 
              北方的火炕熱得快,涼得更快。後半夜時,白衣就被凍醒瞭。身子抖成瞭一團,嘴也幹得張不開。她伸手摟住瞭莊則,莊則把白衣摟在瞭懷裡,然後昏昏沉沉地睡著瞭。那懷抱很溫暖,但白衣還是冷,或許要感冒瞭吧。很長時間瞭,白衣總是不舒服。
             白衣醒來時,房東奶奶年畫一樣的笑臉綻放得很美:丫頭,你可醒瞭。那孩兒嚇壞瞭,跑瞭好遠的路去給你買藥瞭呢!白衣透過窗,看見窗外正飄著鵝毛大雪。 
              莊則進屋時,幾乎成瞭雪人。看到白衣醒瞭,開心地笑瞭,像個白瞭眉毛頭發的聖誕老人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三天後病好瞭,莊則倒瘦瞭很多。 
              (六) 
              白衣很能吃,但越吃越瘦,莊則握著白衣的手說:"怎麼長個沒良心的肚子啊!"白衣就笑:"那還不 
              好,現在不流行骨感美人嘛,不然,你想娶個肥婆呀!"白衣總是覺得心慌,失眠,疲乏無力。她想:是熬夜寫東西累著瞭吧。 
              後來感覺越來越不對,有一天拿筆的手無緣無故地抖個不停。白衣嚇壞瞭,跑去醫院。三番五次折騰後,白衣呆住瞭,是甲亢。白衣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病,從前母親單位有個人得過的,先是瘦,後來胖得沒瞭人形,眼睛還像金魚那樣。恐懼如煙霧一樣繚繞在白衣的心裡,她很想站在他身後,讓他為她遮擋嚴寒。白衣看著鏡子裡纖細瘦弱的自己,看著清水芙蓉的一張臉,心一點點地冷瞭下來。她不能讓莊則和她一起過那種淒風苦雨的日子,絕對不能。 
              面對莊則,白衣的心更加急速地跳瞭起來:則,再陪我去坐一次62路公車吧。莊則從電腦前抬起頭,怎麼瞭,不舒服嗎? 
              白衣偎過去,緊緊地摟住他。他身上是很幹凈的香皂的味道。她說過:沒什麼可以讓我們分離的。可是……可是她不得不選擇放手。她不能等到他厭倦瞭她的那一天再放開手。愛情本來就是脆弱的東西。 
              她問:則,如果有一天我變得很醜很醜,你還會愛我嗎?莊則拍拍她的臉,開玩笑說:不愛,誰愛醜八怪呀。 
              白衣的淚就一滴一滴地落下來。莊則趕緊哄她,最近怎麼就這麼愛哭瞭呢? 
              (七) 
              那個秋天,許白衣帶著疲倦與零落的一顆心離開瞭北方。走的那晚,天上飄著細雨,出租車在莊則的宿舍樓下停瞭好久,他窗子裡的燈光渾然不覺地亮著,全然不知這世上還有生死分離這件事。 
              後來白衣聽茹曉風說,莊則瘋瞭一樣去學院找她。有時是喝得醉醺醺的。白衣給他留的信裡說回傢嫁有錢人的說法他根本就不信。白衣知道自己有多殘忍,但那一刀同樣是插在她自己心上,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呢? 
              一個細雨霏霏的日子,白衣回到瞭那個讓她日思夜想的城市,她的眼睛就快看不到東西瞭。她想再來看看這座無數次夢裡回來過的城市。 
              坐上62路公車,車緩緩開動的一剎那,她透過車窗看見他,世上的事居然就這樣,有瞭因就一定有果。他抱著一摞厚厚的書,在細雨中走得急匆匆的,她喊瞭司機停車,跑下去,從他身邊過去時,特意放慢瞭腳步,他看過來,目光很漠然,然後在細雨中路人一樣匆匆離去。他不知道眼前這個胖胖的變瞭形的女孩就是他日思夜想的許白衣。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明白,那樣刻骨銘心的愛情說走就走說忘就忘瞭嗎? 
              白衣想到這些,淚如雨下。愛,真的可以用一朵花開的時間忘記嗎?